北京时间:2019-12-16 星期一

文字公告

> 首页 > 中国陶瓷 中国陶瓷 zgtq

“万年智慧”走进百所学校有序展开 (2018/11/6 13:25:00)

作者:张弘 点击数:16673 来源:《桂林日报》2018年11月6日
摘要:2018年11月5日,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和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桂林实验中学共同开启了关于“万年智慧社会实践基地”的项目合作,“万年智慧”走进桂林百所学校系列活动有序展开。

首都师范大学桂林附中“万年智慧社会实践基地”揭牌


    为了加强万年智慧型城市建设工作,促进城市更好发展,11月5日,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和首都师范大学附属桂林实验中学共同开启了关于“万年智慧社会实践基地”的项目合作,“万年智慧”走进桂林百所学校系列活动继续有序展开。

    据了解,“万年智慧”是万年前桂林的主人----甑皮岩先民为今天我们桂林赢得的一张新的、重量级的城市名片。他们在12000年前就发明了中国最原始的陶器,使人类生活从烧烤时代迈入了煮食时代;他们敬畏山水、顺应自然,开启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采集渔猎休闲生活;他们慧眼识宝地,科学选择洞穴居所,奠定了桂林今天“山水城融合”的城市格局。他们在万年前人类的历史舞台上创造了文化的制高点,重塑了广西乃至岭南地区南蛮不“蛮”的新形象,向世界展现了来自中国桂林的万年智慧。因此,2017年6月,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命名甑皮岩遗址为“万年智慧圣地”。

2017年6月,“万年智慧圣地”揭牌


    首师大附中作为首都师范大学的西部大开发教育援建项目,是桂林市教育局直属的广西示范性高中,长期以来重视校园文化建设,并取得了喜人成果,先后荣获“桂林市第一批高中课改样本学校”、“桂林市德育先进集体”、“桂林市中小学安全工作先进单位”、“桂林市教育教学管理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本次甑皮岩遗址博物馆与学校共建万年智慧社会实践基地的形式,与《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的“践行知行合一,将实践教学作为深化教学改革的关键环节,丰富实践育人有效载体,广泛开展社会调查、生产劳动、志愿服务、公益活动、科技发明和勤工助学等社会实践活动,深化学生对书本知识的认识”高度契合。

    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馆校共建“万年智慧社会实践基地”是“万年智慧”走进桂林百所学校系列活动之一。我馆将与学校精诚合作,通过走进校园和请学生来到甑皮岩的形式,一方面指导学生会成立文物考古社团,并邀请社团代表参与全国公共考古论坛、全国中学生考古社团联盟活动;每年安排考古专家到学校开展考古科普讲座;每年在校园举办一次主题活动。另一方面,我们发挥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场馆优势,邀请首师大附中广大师生以春游秋游、社团活动、班级活动、成人礼等形式,到甑皮岩亲身感受、体验甑皮岩先民开创的万年智慧,使同学们从中吸取万年智慧的文化营养,学习甑皮岩先民团结合作、敢为人先的精神,塑造互助友爱、充满自信、勇于创新、敢于挑战的优秀品格。

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个等您万年的人类智慧圣地


     【关联信息】万年智慧:桂林重量级文化名片

      甑皮岩遗址位于桂林市南郊独山西南麓,年代约距今1.2万年至7000年,是华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代表性遗址。甑皮岩遗址博物馆1978年12月11日建成开放,是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而诞生的中国第三个遗址博物馆,如今已走过了40年的风雨历程。

  40年来,甑皮岩已从一处名不见经传的洞穴发展成为国家重要大遗址。特别是2010年甑皮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以来,国家、自治区、桂林市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甑皮岩遗址保护与利用,加大投入力度,建成了目前华南地区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成为向世界展现中华民族“万年智慧”的历史文化名片。

宜兴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明康赠扇


  飞速发展时期 多项文物保护工程实施

  甑皮岩遗址1965年被发现并在1973年进行了第一次发掘。因当时科技水平所限,发掘欠规范,遗址的文化堆积层次和年代分辨不够清楚,将其笼统定为5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最早阶段的原始人文化遗址。

  1978年,甑皮岩洞穴遗址陈列馆成立并对外开放。1981年公布为广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1年6月至8月,经中国社科院批准,由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工作队队长傅宪国主持,区、市文物工作队和甑皮岩博物馆合作,运用高科技手段在原址重新发掘研究,将其测定区分为32个自然分层和5个时期的文化堆积层,确定距今1.2万年至7000年前,有原始人生活居住在甑皮岩中。重新发掘的遗址发现生存的动植物种类比原先增加了很多(仅动物就由70多种增加为113种),一种特别的鸟类还被命名为“桂林广西鸟”。据出土的陶片分析,桂林是我国陶器的发源地之一。

  在历次调查和发掘中,甑皮岩遗址共发现29座人类墓葬、1处石器加工点及火塘、灰坑等生活遗迹,出土打制和磨制石器、穿孔石器、骨器、角器、蚌器数百件,捏制和泥片贴筑的夹砂和泥质陶器残片上万件,人类食后遗弃的哺乳类、鸟类、鱼类、龟鳖类、腹足类和瓣鳃类动物骨骼113种。这些遗迹、遗物依出土地层和文化特征可划分为五期,由此可勾勒出公元前10000至5000年间桂林原始文化的发展轨迹。

  2011年到2018年,甑皮岩遗址进入了飞速发展时期。

  该馆累计落实经费8500多万元,新征博物馆用地42.9亩,完成拆迁10000平方米,实施了甑皮岩遗址危岩治理、洞顶滴水防渗、地下水害治理、出土文物修复、保护展示、环境整治等文物保护工程,建设完成甑皮岩遗址新展示馆、小平足迹馆、游客服务中心、万年智慧体验中心、考古文化长廊、时光隧道影院以及甑皮岩先民雕塑景观、景观大门、保护围墙、小平足迹广场、入口广场、生态停车场等设施。2013年12月,甑皮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华南地区首个、也是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014年6月19日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隆重揭牌。

  学术研究成果丰硕 桂林增添文化名片

  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揭牌,只是甑皮岩深度挖掘、保护、开发的起点。不断出现的考古新发现,为构筑桂林文化发展新优势添砖加瓦。

  根据调查复核,桂林市辖区现在已发现史前遗址点169处,成为中国发现史前文化遗址点最丰富、最集中的城市之一。大岩、螺蛳岩、新岩、象鼻岩、父子岩、塔山等遗址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成果,建构了桂林史前文化基本序列,填补桂林史前文化多项空白,系统彰显了万年来桂林先民开发桂林山水胜地的智慧,建立了岭南岭北史前文化交流融合的新坐标,为研究桂林融入“多元一体”中华文明进程提供了最新的考古证据。

  2014年实施的甑皮岩遗址博物馆与中国水下考古中心合作实施的洞穴水下考古调查项目,则开创了中国史前洞穴水下考古的先河。为了配合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实施“考古中国----华南史前考古”国家重大课题。2010年11月,由著名考古学家张忠培题词的“中国桂林洞穴遗址考古研究中心”在甑皮岩国家考古公园成立。2012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华南一队在桂林成立。2015年11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华南史前考古研究基地”、“中国骨蚌质文物保护科研基地”相继落户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2011年以来,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出版了《2010中国桂林·史前文化遗产国际高峰论坛论文集》、《桂林史前文化》、《桂林文化遗产精粹》等5部著作,发表《陶雏器----桂林甑皮岩首期陶》、《桂林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战略中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机遇与挑战》等论文20篇,形成了《桂林市史前文化资源调查(复核)报告》《关于甑皮岩陶雏器研究成果的综合意见书》。

  2016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中国民主同盟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等五方单位一致认为:甑皮岩先民是具有高智商的智慧人,双料混炼技术是万年前人类的发明,桂林是万年人类智慧圣地。2017年6月22日至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桂林举行“中国南方史前考古暨桂林父子岩遗址发掘学术研讨会”,专家们一致同意将桂林命名为“万年智慧圣地”。就此,桂林增添一块新的文化名片。

  社会教育功能彰显 唤起桂林文化自信

  2015年,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实施完成了新展示馆基本陈列项目----《桂林·山水家园》,并分别在象山景区、七星景区完成了象山顶遗址、丹桂岩遗址的保护展示标识景观。2017年,该馆举办了《甑皮岩大遗址考古成果展览》、《邓小平与甑皮岩》、《公众考古从娃娃抓起》等专题展览。

  除了借助本馆的场地和资源开办展览,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还走出去,深入桂林市30多所大中小学开展了“青少年模拟考古科普基地创新示范”、“甑皮岩公众考古大篷车进校园”、“考古一天,穿越万年”、“甑皮岩人指尖上的科技”、“炫技----桂林先民创造陶器的伟大发明”等主题体验考古科普活动。该馆的学术专家还登上“桂林百姓文化大讲坛”,先后开展了《甑皮岩探秘》、《桂林“小时候”的故事》、《万年智慧出桂林----甑皮岩陶文化最新研究成果揭秘》等科普讲座,让更多普通市民了解了甑皮岩的厚重历史。

  更为难得的是,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还曾在一年中三次亮相央视。

  2017年,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与央视合作拍摄了《神秘的甑皮岩星象文化》、《探访中华陶器之源》,《考古进行时----少年考古记》,一年内先后在央视播出,形成了一年三次亮相央视的宣传效应。此外,该馆还在2018年与广西科教频道合作拍摄文化专题片《桂学故事----甑皮岩》,将甑皮岩的故事播撒到八桂大地。

  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还坚持文旅融合,创新“异地开发甑皮岩文化”的新思路,以甑皮岩文化为支撑,在阳朔十里画廊建设阳朔甑皮岩古人类遗址展示馆,并延伸开发“图腾古道·智慧源”景区,在全国开创了史前文化与旅游融合的“一址两馆”发展新模式。图腾古道·智慧源景区现已被评为AAAA景区,年均接待游客100万人次。

  甑皮岩从遗址博物馆升格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全国探索了“以小见大、一园多点、由点带面”的大遗址保护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甑皮岩模式”,其经验先后在2014年第38届世界文化遗产大会和2017年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现场工作会予以宣传推广,成为了桂林市委市政府实施“寻找桂林文化力量、挖掘桂林文化价值”战略的重要组成,唤起了更多桂林人的文化自信。(关联信息作者:梁亮      关联信息来源:《桂林晚报》2018年10月29日第4版)

《桂林晚报》2018年10月29日第4版



    【关联信息】激活古陶“智慧芯片”创造文化新价值

       通过距今12000年甑皮岩“陶雏器”的认定,进一步彰显桂林先民万年前非凡的智慧,使桂林成为拥有万年智慧的城市,堪称万年智慧圣地。

       这是近年桂林在实施“寻找文化的力量、挖掘文化的价值”战略进程中取得的重要成果。

       拥有了“万年智慧圣地”文化名片,将更坚定我们建设发展“智慧桂林”的信心,扶持、发展创意产业,必将助推山清水秀的桂林成为智慧创意的家园和智慧创业的天堂,成为“山水+文化+智慧”的典范。

       桂林的古文化“智慧芯片”

       奇迹般历经12000年留存至今并重现人间,甑皮岩一件烧成温度极低、胎质疏松、遇水易解体,也没有完全陶化的神奇的陶片,为桂林带来了“万年智慧圣地”这张文化新名片。

       这一神奇的陶片就是甑皮岩遗址第一期出土的“双料混炼陶雏器”,桂林文化最古老的一片“初芯”。

       早在2001年4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组成的考古联合队,对甑皮岩遗址进行了第二次考古发掘。当年7月1日,考古队发现了一件造型酷似士兵钢盔的陶器残片。经考古专家的拼合,该陶器呈敞口、圆唇、斜弧壁,器表灰白色,近口沿部分颜色略深,呈灰褐色。器表开裂,呈鳞片状。器物口径27厘米、高16.4厘米、口沿厚1.4厘米、胎厚3.6厘米。这就是甑皮岩遗址第一期陶器(简称甑皮岩首期陶),考古专家把它称为圜底釜。通过科技测定年代技术,最终确定甑皮岩首期陶距今已有12000年的历史。

       从2001年甑皮岩遗址首期陶被发现起,围绕它的话题在业界一直没有停止。

       历时15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中国民主同盟广西区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等单位共同完成的专题研究取得了阶段性研究成果。

       2016年9月,五方联合出具《综合意见书》,形成关于“陶雏器”研究成果的综合意见:甑皮岩首期陶属于甑皮岩先民使用“双料混炼”技术制作成的“陶雏器”;甑皮岩首期陶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罕见的“陶雏器”,是特殊的泥塑器,也是特殊的陶器,是陶器的雏型,是陶器研究史上的重大发现,对研究陶器起源具有重大意义。

       陶雏器的出现,揭示了人类从烧烤食物向烧煮食物发展的需求,触及了甑皮岩陶器起源的脉搏,它最终促成陶器的产生。专家们因此一致同意将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命名为“万年智慧圣地”。

甑皮岩遗址 黄光圣 摄


       “智慧芯片”激活进行中

       年代约距今12000年至7000年的甑皮岩遗址,是华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有代表性的遗址,是华南地区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遗址公园一直着力创建考古科普品牌,并策划、举办了一系列模拟考古科普活动。

       遗址公园内设立了模拟考古发掘区、原始作坊、原始狩猎场、原始篝火场等设施,并且面向广大青少年推出了模拟考古发掘、万年古陶仿制、原始石器仿制、投射动物模型、钻木取火体验、原始火锅体验等互动性、参与性活动,使参与者在娱乐中了解原始人的生活方式。

       从2009年开展公众考古活动以来,接待青少年近10万人次,初步形成了“公众考古从娃娃抓起”这样一个特色品牌,得到了社会和业界的关注。

       此外,在建设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时,政府和文化部门提出“一园多点,以小见大”,将周边的重要洞穴遗址也纳入遗址公园保护利用体系。首批纳入体系的有象山顶遗址、丹桂岩遗址、宝积岩遗址、父子岩遗址、庙岩遗址、大岩遗址。目前,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有甑皮岩博物馆、甑皮岩文化展示馆、智慧圣地万年桂陶展示基地,每年接待国内外观众达100万人次。

       北京故宫博物院原院长、考古学家张忠培先生曾说:“甑皮岩遗址,是一处洞穴遗址,娃娃们好奇,这就容易引起娃娃们的兴趣。同时,甑皮岩洞穴遗址的年代及其历史与文化内涵,和娃娃们一样,同是处在人类的童年期,故彼此容易交流。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现并抓住了甑皮岩遗址和娃娃人群之间这两个自在的结合点,经过多年的探索,创造了新的形式,办出了特色,使甑皮岩遗址成为娃娃们的乐园。”致力于推动公众考古的系列活动,丰富广大公众的精神生活,让公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甑皮岩首期陶:陶雏器(资料图)


      创造桂林文化新价值

       此前,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在“桂林百姓文化大讲坛”桂林航天工业学院专场,为大学生们揭秘甑皮岩陶文化的最新研究成果时,有同学提问“考古有什么意义”?

       周海表示,考古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寻找一个人、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在历史时空的定位,也就是探究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比如桂林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尧舜帝南巡桂林,再往前的历史即史前历史、桂林的童年,只有依靠考古。正如通过甑皮岩遗址的科学研究,我们知道桂林先民利用所发明和掌握的制陶技术,依托桂林优越的自然环境,开创了长达5000多年的广谱采集渔猎生活,形成了敬畏自然、顺应环境、创新图存的独特生活方式。这种被考古专家称为“全新世早中期热带与亚热带地区古人类适应自然的最佳方式”,为桂林的可持续发展留下了宝贵的文化基因,与今天桂林放弃有污染的工业,坚守生态底线,坚持生态立市的发展战略有异曲同工之妙。

       广西财经学院院长夏飞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桂林是国际旅游胜地,旅游主推的内涵就是文化。依据考古发现确定桂林是万年智慧圣地,更加厚实了桂林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对于未来形成标志性文化品牌,促进文化旅游融合发展,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目前人们对桂林普遍的形象认知更多的是局限于自然山水景观,而万年智慧圣地恰好促使桂林成为文化智慧与山水生态交相辉映的城市,促进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的建设和发展,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古代桂林陶瓷业曾经辉煌一时,桂林陶瓷协会会长潘宁介绍,主要有桂州窑、窑里村窑、永福窑三大窑口。而最为有名的要数桂州窑,该窑位于今雁山区柘木镇,自南朝创烧,历经隋唐,终停于宋。除烧制碗、碟、壶、砚、灯、网坠等民用品外,还烧制供给寺庙、殿堂的佛教人物、动物塑件和砖瓦等建筑构件。这些标本在桂林老城区隋唐遗址的基建工地都有出土和发现。

       5月4日,在桂林市花桥美术馆举办的“中韩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系列——— 韦剑华中国画·郑东薰(韩国)陶艺作品展”研讨会上,韩国圆光大学陶瓷学院院长郑东薰说,中国就是陶瓷历史文化的中心,在1000多年前陶瓷从中国传到了韩国,这次来中国就是想了解中国陶瓷的历史文化。而这次办展的目的,是觉得中国发展迅速,但可能因为发展得太快,对一些传统的东西就忽视了,特别是发展中的年轻人,这一次展览就是希望年轻人能多学习传承这些传统文化。

       据了解,近年来桂林市区出现了陶瓷主题旅店,一些文化旅游项目中也建起了陶瓷作坊等,陶瓷文化与旅游的融合正在获得不断进展。

       可否把桂林的陶文化与桂林山水有机结合,大力发展桂林陶瓷产业,使桂林陶瓷文化与山水文化携手走向世界。连接历史与现实,希望拥有“智慧芯片”古陶片的“万年智慧圣地”甑皮岩,能昭示桂林创造更多的文化价值。(关联信息作者:黄光圣      关联信息来源:《桂林晚报》2018年5月14日第19版)

《桂林晚报》2018年5月14日第19版



《桂林日报》2018年11月6日第7版


来源:《桂林日报》2018年11月6日     编辑:guitao
标签: 万年智慧
相关内容: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