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12-16 星期一

文字公告

> 首页 > 中国陶瓷 中国陶瓷 zgtq

“万年智慧圣地” 成就万年梦想 (2018/3/8 14:54:00)

作者:包宗盱 何谓清 点击数:39150 来源:桂林广播电视报《漓江周刊》
摘要:丰富的考古发现、突出的研究成果、权威的高度评价,让甑皮岩遗址正成为全世界新石器时代洞穴考古的新标杆,桂林更因此获得“万年智慧圣地”的新美誉。

        苍茫大地,万物有灵,山水仙境,源远流长。

        桂林,自然风貌独特、地理位置优越、历史文化厚重,闻名遐迩的国际旅游胜地。

        甑皮岩,桂林城南独山西南麓一个平凡而又神奇的300平米小山洞。距今12000年至7000年前,一群原始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凭藉人类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顺自然共生共存,循天时进化发展。

        12000年前“双料混炼”的“陶雏器”,距今10000年的桂花种籽,早已绝迹的新发现物种“桂林广西鸟”、“秀丽漓江鹿”,奇特的“屈肢蹲葬”……

        丰富的考古发现、突出的研究成果、权威的高度评价,让甑皮岩遗址正成为全世界新石器时代洞穴考古的新标杆,桂林更因此获得“万年智慧圣地”的新美誉。

△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区文化厅等领导共同揭牌

△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智 慧

        “马总,快回桂林认祖归宗啦!”

        “这就是传说中的返古现象吗?真是好山好水出奇人。”

        “这个头像是来蹭热度的吧?”

        ……

        前段时间,一则企业家马云与甑皮岩遗址博物馆中桂林先民复原头像十分相似的消息在网上炸开了锅。有网友甚至将几张照片组合在一起,很明显地可以看到两者额头高且宽、颧骨突出、鼻梁微凹、下巴凸起等几个共同特征。也有网友半开玩笑地猜测,桂林先民头像在复原的过程中,是否有意参照了马云的头部特征。

        网友们的调侃究竟有没有道理? “神似马云”的桂林史前先民头像究竟是如何复原出来的?

        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周海馆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也是在后来才知道这件事的,此次被网友们调侃的是复原后的女性甑皮岩人头像。“调侃归调侃,但是复原甑皮岩人头像是一个科学而严谨的过程,复原的每一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况且头像复原的时间是2006年,那时马云还没有如今的热度,所以不存在蹭热度的问题。”

        周海馆长说,2005年,甑皮岩遗址博物馆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边疆考古中心合作,开展桂林先民头像复原工作。头像复原工作可以粗略分解为两部分:首先对头骨进行测量和观察后取得数据,并进行性别、年龄等信息的鉴定,然后在电脑上利用三维软件,通过这些数据将头颅表现出来。整个复原工作前后进行了近一年的时间,于2006年复原成功。

        据介绍,甑皮岩遗址1965年被发现,1973年首次发掘,到2001年再度发掘,共发现人骨27具。为了更直观地展示万年前桂林先民的形象,头像复原工作中,专家们所选取的是目前甑皮岩遗址保存得最为完好的两具头颅,其中一具为男性,年龄约在35岁左右,另一具为女性,年龄约为35岁至40岁之间,他们是现代华南与东南亚人的古老祖先之一。

        “我们的复原工作做得很细致,就连复原头像中露出一角的兽皮衣也有考究。”周海馆长强调,头像复原过程中所做的任何一项工作、任何一个细微的处理,都有着科学而严谨的依据。比如,甑皮岩遗址出土了大量的鹿骨,这表示鹿类应是当时狩猎主要对象之一,骨针的出现为史前人类提供了制作衣服的重要工具,综上考虑,专家们在复原像的左肩添加了一件鹿皮。

        “其实,关于网友们的调侃也并非空穴来风。”周馆长说,2016年9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以及中国民主同盟广西区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组成的“五方单位”联合出具的《综合意见书》认为,甑皮岩首期陶的“双料混炼”技术,是万年前人类的科学技术发明,甑皮岩先民具有高智商的思维,桂林是具有万年历史的人类智慧圣地。2017年6月,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区文化厅等领导在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共同为“中国桂林——万年智慧圣地”揭牌,这些都充分说明甑皮岩先民和企业家马云一样,是具有高智商的智慧人。


△甑皮岩人由头骨一步一步复原成人形的过程

△甑皮岩遗址女性头骨复原像

△甑皮岩遗址男性头骨复原像

洞 见

        2000年,当年轻的周海正式成为甑皮岩洞穴遗址陈列馆(即今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后,就注定了要与甑皮岩结下不解之缘。十八年来,在他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在遗址保护、文物研究、陈列宣教、旅游参观等方面都取得了较大成绩,并逐渐发展壮大。

        “甑皮岩遗址要想取得发展,首先要得到业界的认可。2001年4月,我们选择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工作队、桂林市文物工作队合作,成立联合考古工作队,实施甑皮岩遗址第二次考古发掘,基本解决了甑皮岩遗址的学术问题,确立了在华南乃至东南亚地区史前考古学的重要地位。”周海馆长说,“只要根本的问题解决了,之后的事情就水到渠成。2001年,甑皮岩遗址博物馆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又‘升级’为全国第一批23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2013年7月又入选‘十二五’全国150处大遗址名录。2017年,基于甑皮岩首期陶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罕见的‘陶雏器’这一基础,桂林最终被冠以‘万年智慧圣地’称号。正是有了这一连串的考古论证和认可,甑皮岩遗址的价值才逐渐得到认可。”

        “考古考察的是远古历史,但着眼的却是未来。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桂林历史文化的独特性,要花心思把更多的历史文化资源挖掘出来,为桂林建设发展增添新力量。只有用心打造‘甑皮岩品牌’,才能进一步凸显桂林‘甲天下山水+万年智慧’ 的名城价值,助推桂林国际旅游胜地建设的步伐。”周海认为,无论是远古时期,还是中国近代历史发展进程中,桂林在人类历史舞台上都留下了至关重要的印记。这座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内涵的城市,万年以来,其文化已经和山水交融在了一起,构成了不可复制的山水文化名片。

        如何利用山水资源来盘活历史文化资源,如何结合市场打造特色“甑皮岩品牌”?摆在周海面前的,有机遇,也有挑战。

        “在市委、市政府全面加快建设国际旅游胜地的战略决策下,我们要积极响应‘寻找桂林文化力量,挖掘桂林文化价值’的号召,充分发挥桂林‘旅游+文化’的城市核心竞争力。”据周馆长透露,他们根据不同的界定,对“甑皮岩品牌”项目进行了三个层面的定位:

        一、学术研究层面——成立中国桂林洞穴遗址研究中心。目前,桂林主城区发现的80余处洞穴遗址中,已有宝积岩、甑皮岩、轿子岩、庙岩、丹桂岩、大岩等经过科学的发掘和清理,其中甑皮岩、庙岩、大岩、父子岩的考古发掘成果最让中外考古界关注和重视。而在这些已经发掘的洞穴遗址中,以甑皮岩遗址出土文物最丰富,在学术界名气最大、保护级别最高、最能代表桂林史前文化的甑皮岩遗址目前也只建成了博物馆。因此,“甑皮岩史前研究品牌”在学术意义上应定为中国桂林洞穴遗址研究中心。

        二、社会教育层面——桂林人寻根探源、文化休闲、科普教育的场所。尽管甑皮岩遗址不是桂林市最早发现远古先民生活痕迹的洞穴遗址,但它是至今为止桂林保存最完好、研究成果最多、出土文物最丰富、年代跨度最大、最能反映桂林远古先民生产生活状况的古遗址,也最能揭示桂林地区人与环境血肉相连关系的遗址,其孕育的人类万年智慧将极大增强桂林人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三、旅游开放层面——中外游客了解“万年前桂林人”、了解桂林历史之渊源的重要文物景点。甑皮岩遗址地处享誉中外的国际旅游名城桂林,桂林山清水秀洞奇石美的喀斯特地貌,不仅造就甲天下的山水风光,而且孕育了让中外考古界刮目相看的桂林洞穴史前文化。芦笛岩、七星岩、冠岩等岩洞千姿百态的钟乳石展示出桂林山水的魅力,而甑皮岩、大岩、庙岩等洞穴则以远古先民独特的生活方式传承和延续着桂林的历史与文化。甑皮岩遗址作为桂林史前文化的核心代表,作为桂林市最早开放的文物景点和目前华南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有条件而且也应该责无旁贷地以独特的展示、完善的设施、优质的服务、一流的环境,向莅桂的中外游客宣传、推介曾经开创桂林历史文化先河的万年前桂林人——“甑皮岩先民”,打造为桂林旅游添光加彩的文物旅游品牌。

        “‘甑皮岩品牌’的创建不仅是文化建设发展的要求,也是桂林加快发展文化事业的需要。甑皮岩不仅是一个遗址博物馆,更应该成为一个教育基地和文物旅游点。要创建‘甑皮岩品牌’,既面临种种困难、问题与挑战,也有良好的基础、独特的优势和难得的机遇。只要我们朝着目标坚持不懈地朝前奔跑,‘甑皮岩品牌’的创建终有一天能成为现实!”谈到未来,周海馆长显得信心满满。


蓝 图

        “原来在象鼻山顶还有古人类活动的遗址,简直太神奇了!”今年春节期间,记者在象山公园的象鼻山顶发现,许多中外游客都被立在路旁边的一块刻有“象鼻山顶遗址”介绍的雕塑所吸引,纷纷驻足浏览。雕塑上分别用中英两种文字,详细介绍了这处距今4800—2500年前的桂林古人类活动遗址。据了解,在七星公园月牙山腰的丹桂岩遗址等处也有类似的雕塑。

        周海馆长坦言,这些雕塑是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与各景区管理处共同署名树立的,目的就是要向中外游客“普及”:桂林不仅有甲天下的山水,更有悠久的历史文化!

        当谈到未来如何以公众考古与科普旅游为切入点,使重要洞穴遗址的保护与展示、城市的建设和发展有机结合时,周海馆长畅谈了他的“梦想”。他认为,如何让文物隐含的文化密码变成大众可读、爱读的历史信息,让博物馆走近群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目前,我们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按照‘以小见大’的思路,展示甑皮岩亮点,讲好甑皮岩故事,打响‘万年智慧圣地’品牌,为桂林文化事业繁荣发展及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做出贡献。”周馆长表示,2018年,将建成综合服务中心、万年智慧体验中心、时光隧道影院、考古文化长廊、甑皮岩先祖雕像广场、小平足迹广场等项目,保证配套综合服务区对外开放。2019年将建成洞穴考古国际交流中心,申报大岩、父子岩遗址成为第八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策划举办“第七届中国公共考古·桂林论坛暨甑皮岩文化节”。到2020年,将启动实施大岩、父子岩遗址保护系列项目,建构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园多点”基本格局,申报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成为4A景区。

        “要想让公众考古和科普旅游真正成熟起来,发展‘休闲娱乐型遗址公园’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周海馆长表示,未来他们将要打造“欢乐甑皮岩”,届时将会有博物馆陈列、遗址三维演示、考古4D影院、先祖雕像等多个参观项目,同时还会有发掘现场、古陶制作、钻木取火、原始渔猎、水洞探险、万年饮食、万年祝福等一系列精彩体验活动,让更多的市民和游客参与进来,促使科研科普与休闲娱乐有机结合,让大家在游玩中了解考古,在参与中感知历史,在互动中享受快乐,使不同层次的游客在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体验到不一样的快乐。

        万年智慧圣地,文明开放大城。如何探索出一条有桂林特色的文物保护、利用、传承之路,是所有桂林人需要认真思考的事情。只有全力推进“文物+旅游+生态”,将文化魅力和山水生态魅力融合在一起,让文物的软实力转变为建成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的硬支撑,才能使桂林成为中国“山水+文化+智慧”的成功典范。

桂林广播电视报《漓江周刊》2018年3月2日第2-3版


文章图片集:
来源:桂林广播电视报《漓江周刊》2018年3月2日     编辑:guitao
标签:
相关内容: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