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12-16 星期一

文字公告

> 首页 > 中国陶瓷 中国陶瓷 zgtq

万年“陶祖” 出桂林 (2018/2/15 12:17:00)

作者:包宗盱 何谓清 点击数:58967 来源:桂林广播电视报《漓江周刊》
摘要:丰富的考古发现、突出的研究成果、权威的高度评价,让甑皮岩遗址正成为全世界新石器时代洞穴考古的新标杆,桂林更因此获得“万年智慧圣地”的新美誉。

       苍茫大地,万物有灵,山水仙境,源远流长。

       桂林,自然风貌独特、地理位置优越、历史文化厚重,闻名遐迩的国际旅游胜地。

       甑皮岩,桂林城南独山西南麓一个平凡而又神奇的300平米小山洞。距今12000年至7000年前,一群原始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凭藉人类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顺自然共生共存,循天时进化发展。

       12000年前“双料混炼”的“陶雏器”,距今10000年的桂花种籽,早已绝迹的新发现物种“桂林广西鸟”、“秀丽漓江鹿”,奇特的“屈肢蹲葬”……

       丰富的考古发现、突出的研究成果、权威的高度评价,让甑皮岩遗址正成为全世界新石器时代洞穴考古的新标杆,桂林更因此获得“万年智慧圣地”的新美誉。

▲甑皮岩第五期陶片修复图


发 现

        “这两件陶片发现于甑皮岩遗址第一期,距今已有12000年,是中国乃至世界陶器考古的罕见发现,它被考古专家定名为‘陶釜’,陶瓷专家称它为‘陶雏器’,这对我们研究陶器起源具有重大的意义。”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指着甑皮岩遗址展示馆陈列柜内的两块类似泥土混合物的陶片说,“甑皮岩发现的‘陶雏器’,应该是陶器从无到有的中间产物。目前在中国已公布的考古成果中,最缺乏的就是陶器从无到有发展阶段中的考古标本,中国已有10多处遗址发现绝对年代超过10000年的陶器标本,但经科学测试,确定烧制温度不超250℃,而且已经成型并有使用迹象的考古标本目前只见于甑皮岩遗址。可以说,甑皮岩发现的‘陶雏器’填补了陶器研究史上的空白,它蕴含的双料混炼技艺,体现了万年前人类先民的智慧。”

        这座位于桂林市南郊的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全国24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之一,是目前华南地区唯一一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周馆长所描述的陶片,正是2001年出土于甑皮岩洞穴遗址的“陶雏器”残片。据工作人员介绍,考古专家先后在桂林的甑皮岩、大岩、庙岩等遗址处发现了距今万年以上的陶器,桂林因此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陶器起源地之一。可以这样说,桂林发现的“陶雏器”是万年桂陶的祖先,堪称“陶祖”。

        根据中国田野考古报告集《桂林甑皮岩》记载,甑皮岩遗址第一期发掘的成型陶器仅有一件,简称“甑皮岩首期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家考证,甑皮岩首期陶为半圆头盔形器皿,两片陶器残片呈敞口、圆唇、斜弧壁的圆底釜,器表灰白色,近口沿部分颜色略深,呈灰褐色,器表开裂,呈鳞片状,疑似桂林先民用于烧煮田螺的器物。材料为泥夹砂,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专家考证其未经250℃以上温度烧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专家称它为陶釜,英国BBC电视台2009年纪录片《人类旅程》介绍,甑皮岩首期陶为世界最古老的陶器之一。

▲宜兴陶瓷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鲍建生考察甑皮岩


发 展

        从甑皮岩遗址第二期(距今约1.1万年)开始的陶器出现了泥片贴筑法制作工艺,即器物的成形,先制作大小不等的泥片,再贴筑成器壁。此时的羼和料除了有石英外,还出现了方解石,且颗粒变小。这说明人类在制作陶器的实践中,逐步认识到方解石的质地比石英软,容易敲碎,制作羼和料时省工、省力。同时,羼和料的颗粒变小,表明人类也意识到粗大的羼和料在陶器制作中存在的缺陷。虽然当时泥片贴筑技术尚未十分成熟,陶胎容易从泥片之间开裂,但泥片贴筑法比手捏法相对容易成形,制成的陶器壁面也可能比较薄,成形的器物轻巧实用。

        遗址出土物中,用贴筑法制作的陶器,胎壁多为若干泥片贴筑。有的陶器胎壁泥片与泥片之间的粘接处出现绳纹痕迹,即先用一层泥片贴塑成形,表面滚压绳纹,然后再加贴外层泥片,其表面再滚压绳纹。利用滚压的力量使泥片粘接,这种现象似乎说明,当时的原始人类已经懂得了,泥片与泥片之间、面与面之间粘接后滚压绳纹更有利于粘接的原理。

        在第四期(距今约9000年)的陶器中出现了拼接工艺,即一件陶器的不同部分分开制作,然后拼接成形。这种工艺主要是用在高领罐的制作上,其领部与腹部分开制作,然后拼接成形。因此,器物在领、肩处可见清晰的拼接痕迹。随着人类审美意识和陶器制作技术的发展,在第五期(距今约8000—7000年)的时间段出现慢轮修整技术,即利用物体旋转的作用,将圆形器物的形态修理更加规整。遗址出土的一些陶器,在器物的内壁和外部都发现了慢轮修整痕迹。如盘口釜,一般在口、肩部内外进行慢轮修整,使陶器更加规整。

        因此,甑皮岩遗址发现的陶器,不仅时间早、制作工艺原始,而且制陶工艺发展演化轨迹清晰,五期文化发现的陶器遗存较系统、全面展示了距今12000——7000年间陶器产生、发展、成熟的工艺流程。

 ▲ 先民制陶

▲江苏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明康考察甑皮岩


争 论

        那么,在桂林甑皮岩洞穴遗址发现的“陶雏器”为什么会被认定为陶的始祖?专家们是一致认可,还是在疑虑中不断探索和佐证,最终形成了共识呢?“陶雏器”的诞生对陶文化的发展又有着什么至关重要的意义?要弄明白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不仅要知道什么是“陶雏器”,还要了解陶瓷的有关知识。

        在史前文明中,人们把粘土与适量的水混合后,制成各种器物,干燥后经焙烧变成了陶器。陶器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的一项重要的技术革新。事实上,从陶器到瓷器的转化,经历了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大概在商朝中期时,人们还在使用普通的陶器,大概一千多年之后的东汉晚年,人们已经开始使用真正意义上的瓷器了。当然,也有人认为,真正的瓷器,到唐朝时期才出现,如赵汝珍在《古玩指南》中所写:“汉之所谓瓷者,并非日后之瓷,乃有釉之陶器业,火度既低,质地亦脆,乃至唐代,真正高火度之瓷器,方始成功。故质言之,汉代为瓷器之肇始,真正瓷器,实成功于唐代。”

        那么陶器和瓷器究竟该如何区分呢?通常有以下三个标准:其一,从使用原料和质地上讲,陶器的原料是易融粘土,陶胎的含铁量在3%以上,质地比较粗疏,断面吸水高。而瓷器的原料是瓷石(瓷土),后用高岭土,瓷胎含铁量一般在3%以下,坚固致密,成品质地坚硬,断面基本不吸水;其二,烧成温度不一,陶器一般烧成温度在900℃左右,而瓷器一般在1200℃左右,两者烧成温度相差300℃;其三,也是最大的不同点,陶器一般不施釉,瓷器则都在其表面施釉,且以高温色釉为主。所以,瓷器表面光滑,透明洁净,便于洗涤,从无釉到有釉,是陶瓷工艺的一大进步,为瓷器的产生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甑皮岩出土的所谓“陶雏器”,是指采用双料混炼工艺制作,通过一定方式成型,未经烧制就具备承受火炼而不开裂的功能,具有一定用途。在使用中经受火烧形成一定致密度,尚未完全陶化的夹砂泥塑器才能叫做“双料混炼陶雏器”,简称“陶雏器”。甑皮岩首期出土的陶片就是典型的“陶雏器”。正是有了“陶雏器”,才让万年前的桂林先民脱离了茹毛饮血的野蛮时代,进入了煮食的文明阶段,“陶雏器”的出现,揭示了人类从烧烤食物向烧煮食物发展的需求,最终促成陶器的产生。

        在桂林发现的“陶雏器”残片似乎足以证明桂林万年“陶祖”的地位,但事情的进展并非想象中那么顺利。对于甑皮岩首期陶是否属于陶器,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有部分权威专家对以上的结果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甑皮岩出土的首期陶不是陶片,是属“夹砂泥塑器”,因为它烧成温度低于250℃,尚未完全陶化,尚属泥塑器物。

        “考古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一个事物被认定时,总伴随着质疑的声音。要想获得最终的结果,试验是最好的方法。”周馆长表示,通过实验考古来证实假设,是考古界常用的一种方法。针对如此质疑之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的专家组织了模拟甑皮岩首期陶的考古试验。他们认为,甑皮岩首期陶已具备陶器的三个特点:一是通过一定方式成型,二是经过火炼烧制,三是具有特定用途——煮田螺。

        试验是按照甑皮岩遗址首期陶的制作工艺,将天然陶土与砸碎的石英石颗粒按特定比例配合,加适量水运用双料混炼工艺充分揉练为坯料,坯料会具有一定的粘结力及抗裂性,用其捏塑而成的半圆头盔型“泥塑器”,经数日晾干后,事先并没有烧制就拿来烧煮田螺等食物。让人惊奇的是,“泥塑器”直至田螺煮熟都不开裂!因此,专家分析推断,甑皮岩首期陶是甑皮岩先民捏塑晾干的“夹砂泥塑器”,没有烧制就可用于烧煮田螺等食物。

        模拟考古试验表明,“夹砂泥塑器”能承受火炼而不开裂的奥秘在双料混炼,骨肉相融及特定比例双料混合是承受火炼而不开裂的关键。那么,什么是“双料混炼”呢?据有关专家解释,双料混炼是指,利用一种自然泥土与另一种材料(土壤、石料、贝壳或其他材料)以骨肉相融的方式,按照一定比例配比,加适量水互相掺和,经过一定方式混炼后,形成具有一定粘结力及抗烧炼能力的坯料,用此坯料塑制的器物可承受一定程度的高温烧炼而不裂的工艺。经过充分研究以及反复多次的考古模拟试验,专家组成员认为,甑皮岩首期陶是甑皮岩先民运用双料混炼工艺制作的陶器雏形遗存,双料混炼是甑皮岩人有意识的行为,是人类智慧的体现,是万年前甑皮岩先民的一项技术创新,开启了人类从烧烤过渡到煮食的新时代,桂林发现的“陶雏器”是万年“陶祖”的地位当之无愧,这也是桂林孕育“万年智慧”的秘诀所在。

▲ 宜兴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王明康赠扇


传 承

        2016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中国民主同盟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经济委员会联合出具《综合意见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五方单位认为:双料混炼技术是万年前人类的技术发明,桂林是万年人类智慧圣地。

        2017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在桂林举行“中国南方史前考古暨桂林父子岩遗址发掘学术研讨会”,专家们鉴于桂林发现了以甑皮岩遗址为代表的三处万年古陶遗址,并发现了反映制陶工艺从萌芽、出现、发展、成熟的众多陶器考古标本,诠释了桂林史前先民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产生活模式——“广谱渔猎采集”,认为桂林堪称“万年智慧圣地”。2017年6月22日,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等单位领导联合为桂林成为“万年智慧圣地”举行了揭牌仪式,桂林“万年智慧圣地”的历史地位最终得以确定。

        对于桂林人来说,这样的赞誉实至名归,对于广西人来说,这样的赞誉当之无愧。中国科学院院士蒋华良在《万年桂陶 万年传承》一文中曾这样盛赞桂陶文化:“艺术品的出现是人类走向文明的标志,从这个意义上说,陶器的起源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标志,广西桂陶恰恰有万年历史……广西桂林甑皮岩遗址第一期出土的陶器距今有1.2万年历史……这充分显示了桂林先民的非凡智慧和所达文明的先进程度,广西制陶工艺由此也显示出作为中华文明标志的区域特征。桂陶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重要组成部分,万年以来广西制陶工艺传承有序,没有断流,堪称‘万年桂陶、万年传承’”。

        据了解,广西已有近万年的制陶史。自1965年以来,在桂林甑皮岩、大岩、 庙岩、南宁顶蛳山等四处史前遗址发现并出土了距今万年的陶器,广西因此成为我国发现万年古陶遗址最多的省份,桂林则成为唯一拥有三处万年古陶遗址的城市。桂林甑皮岩遗址第一期出土的陶器,是目前世界上出土制作工艺最原始的万年陶;柳州鲤鱼嘴遗址也出土距今9000年的陶器;南宁豹子头遗址出土距今8000年拌炼好的陶坯料;桂林资源晓锦遗址第二期(距今6000至4500年)发现了平地堆烧遗迹……如此之多的史前古陶出土遗址,足以证明广西在中国陶瓷史上的地位。

        目前,在广西陶器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家级非遗钦州坭兴陶、广西非遗靖西壮族夹砂陶、广西非遗宾阳邹圩红陶、桂林荔浦大塘陶均保留了“双料混炼、 骨肉相融、自然素烧、烧炼出彩、陶刻纹印、陶艺造型”等六项典型的制陶特征,其中钦州坭兴陶在艺术观赏性方面取得突破,成为中国四大名陶之一。万年以来,这六项陶器制作特征在广西各个历史时期出土的陶器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发现,六项特征共存的特点在万年的历史长河中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成熟,乃至成为广西独特的制陶特征。

        2017年10月,由中国上海社会科学院思想文化中心,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跨文化系组成的中丹广西万年桂陶联合考察组,对广西万年桂陶文化进行考察。这次考察的对象不仅仅是古陶出土遗址,专家们还对以坭兴陶为代表的工艺陶进行了考察,桂陶文化又一次开启了新的征程。

        桂林作为古老的西南丝路、海上丝路与茶马古道的重要枢纽,作为万年桂陶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文化交融与经贸合作。而“万年智慧圣地”名落桂林,为这座天姿秀丽的山水名城增添的一张新的文化名片,将为促进桂陶文化复兴,推动地方经济发展,打造国际旅游胜地谱写新的篇章。

桂林广播电视报《漓江周刊》2018年2月13日第6-7版


来源:桂林广播电视报《漓江周刊》2018年2月13日     编辑:guitao
标签:
相关内容: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