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12-16 星期一

文字公告

> 首页 > 中国陶瓷 中国陶瓷 zgtq

激活古陶“智慧芯片” 创造文化新价值 (2018/5/15 15:03:00)

作者:黄光圣 点击数:66958 来源:《桂林晚报》
摘要:通过距今12000年甑皮岩“陶雏器”的认定,进一步彰显桂林先民万年前非凡的智慧,使桂林成为拥有万年智慧的城市,堪称万年智慧圣地。

    通过距今12000年甑皮岩“陶雏器”的认定,进一步彰显桂林先民万年前非凡的智慧,使桂林成为拥有万年智慧的城市,堪称万年智慧圣地。

    这是近年桂林在实施“寻找文化的力量、挖掘文化的价值”战略进程中取得的重要成果。

    拥有了“万年智慧圣地”文化名片,将更坚定我们建设发展“智慧桂林”的信心,扶持、发展创意产业,必将助推山清水秀的桂林成为智慧创意的家园和智慧创业的天堂,成为“山水+文化+智慧”的典范。

    桂林的古文化“智慧芯片”

    奇迹般历经12000年留存至今并重现人间,甑皮岩一件烧成温度极低、胎质疏松、遇水易解体,也没有完全陶化的神奇的陶片,为桂林带来了“万年智慧圣地”这张文化新名片。

    这一神奇的陶片就是甑皮岩遗址第一期出土的“双料混炼陶雏器”,桂林文化最古老的一片“初芯”。

    早在2001年4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组成的考古联合队,对甑皮岩遗址进行了第二次考古发掘。当年7月1日,考古队发现了一件造型酷似士兵钢盔的陶器残片。经考古专家的拼合,该陶器呈敞口、圆唇、斜弧壁,器表灰白色,近口沿部分颜色略深,呈灰褐色。器表开裂,呈鳞片状。器物口径27厘米、高16.4厘米、口沿厚1.4厘米、胎厚3.6厘米。这就是甑皮岩遗址第一期陶器(简称甑皮岩首期陶),考古专家把它称为圜底釜。通过科技测定年代技术,最终确定甑皮岩首期陶距今已有12000年的历史。

    从2001年甑皮岩遗址首期陶被发现起,围绕它的话题在业界一直没有停止。

    历时15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中国民主同盟广西区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等单位共同完成的专题研究取得了阶段性研究成果。

    2016年9月,五方联合出具《综合意见书》,形成关于“陶雏器”研究成果的综合意见:甑皮岩首期陶属于甑皮岩先民使用“双料混炼”技术制作成的“陶雏器”;甑皮岩首期陶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罕见的“陶雏器”,是特殊的泥塑器,也是特殊的陶器,是陶器的雏型,是陶器研究史上的重大发现,对研究陶器起源具有重大意义。

    陶雏器的出现,揭示了人类从烧烤食物向烧煮食物发展的需求,触及了甑皮岩陶器起源的脉搏,它最终促成陶器的产生。专家们因此一致同意将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命名为“万年智慧圣地”。

甑皮岩遗址 黄光圣 摄

    “智慧芯片”激活进行中

    年代约距今12000年至7000年的甑皮岩遗址,是华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有代表性的遗址,是华南地区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遗址公园一直着力创建考古科普品牌,并策划、举办了一系列模拟考古科普活动。

    遗址公园内设立了模拟考古发掘区、原始作坊、原始狩猎场、原始篝火场等设施,并且面向广大青少年推出了模拟考古发掘、万年古陶仿制、原始石器仿制、投射动物模型、钻木取火体验、原始火锅体验等互动性、参与性活动,使参与者在娱乐中了解原始人的生活方式。

    从2009年开展公众考古活动以来,接待青少年近10万人次,初步形成了“公众考古从娃娃抓起”这样一个特色品牌,得到了社会和业界的关注。

    此外,在建设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时,政府和文化部门提出“一园多点,以小见大”,将周边的重要洞穴遗址也纳入遗址公园保护利用体系。首批纳入体系的有象山顶遗址、丹桂岩遗址、宝积岩遗址、父子岩遗址、庙岩遗址、大岩遗址。目前,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有甑皮岩博物馆、甑皮岩文化展示馆、智慧圣地万年桂陶展示基地,每年接待国内外观众达100万人次。

    北京故宫博物院原院长、考古学家张忠培先生曾说:“甑皮岩遗址,是一处洞穴遗址,娃娃们好奇,这就容易引起娃娃们的兴趣。同时,甑皮岩洞穴遗址的年代及其历史与文化内涵,和娃娃们一样,同是处在人类的童年期,故彼此容易交流。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现并抓住了甑皮岩遗址和娃娃人群之间这两个自在的结合点,经过多年的探索,创造了新的形式,办出了特色,使甑皮岩遗址成为娃娃们的乐园。”致力于推动公众考古的系列活动,丰富广大公众的精神生活,让公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甑皮岩首期陶:陶雏器(资料图)

    创造桂林文化新价值

    此前,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在“桂林百姓文化大讲坛”桂林航天工业学院专场,为大学生们揭秘甑皮岩陶文化的最新研究成果时,有同学提问“考古有什么意义”?

    周海表示,考古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寻找一个人、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在历史时空的定位,也就是探究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比如桂林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尧舜帝南巡桂林,再往前的历史即史前历史、桂林的童年,只有依靠考古。正如通过甑皮岩遗址的科学研究,我们知道桂林先民利用所发明和掌握的制陶技术,依托桂林优越的自然环境,开创了长达5000多年的广谱采集渔猎生活,形成了敬畏自然、顺应环境、创新图存的独特生活方式。这种被考古专家称为“全新世早中期热带与亚热带地区古人类适应自然的最佳方式”,为桂林的可持续发展留下了宝贵的文化基因,与今天桂林放弃有污染的工业,坚守生态底线,坚持生态立市的发展战略有异曲同工之妙。

    广西财经学院院长夏飞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桂林是国际旅游胜地,旅游主推的内涵就是文化。依据考古发现确定桂林是万年智慧圣地,更加厚实了桂林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对于未来形成标志性文化品牌,促进文化旅游融合发展,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目前人们对桂林普遍的形象认知更多的是局限于自然山水景观,而万年智慧圣地恰好促使桂林成为文化智慧与山水生态交相辉映的城市,促进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的建设和发展,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古代桂林陶瓷业曾经辉煌一时,桂林陶瓷协会会长潘宁介绍,主要有桂州窑、窑里村窑、永福窑三大窑口。而最为有名的要数桂州窑,该窑位于今雁山区柘木镇,自南朝创烧,历经隋唐,终停于宋。除烧制碗、碟、壶、砚、灯、网坠等民用品外,还烧制供给寺庙、殿堂的佛教人物、动物塑件和砖瓦等建筑构件。这些标本在桂林老城区隋唐遗址的基建工地都有出土和发现。

    5月4日,在桂林市花桥美术馆举办的“中韩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系列——— 韦剑华中国画·郑东薰(韩国)陶艺作品展”研讨会上,韩国圆光大学陶瓷学院院长郑东薰说,中国就是陶瓷历史文化的中心,在1000多年前陶瓷从中国传到了韩国,这次来中国就是想了解中国陶瓷的历史文化。而这次办展的目的,是觉得中国发展迅速,但可能因为发展得太快,对一些传统的东西就忽视了,特别是发展中的年轻人,这一次展览就是希望年轻人能多学习传承这些传统文化。

    据了解,近年来桂林市区出现了陶瓷主题旅店,一些文化旅游项目中也建起了陶瓷作坊等,陶瓷文化与旅游的融合正在获得不断进展。

    可否把桂林的陶文化与桂林山水有机结合,大力发展桂林陶瓷产业,使桂林陶瓷文化与山水文化携手走向世界。连接历史与现实,希望拥有“智慧芯片”古陶片的“万年智慧圣地”甑皮岩,能昭示桂林创造更多的文化价值。

《桂林晚报》2018年5月14日第19版


来源:《桂林晚报》2018年5月14日     编辑:guitao
标签:
相关内容: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返回顶部